pos机刷信用卡10000元扣多少手续费(信用卡pos机刷1万多少手续费)

POS机信用卡办理申请,添加微信:banlposji 备注:铸梦!

自动草稿

“啊!有人跳楼!”

“是七楼那个女主播!”

“怎么还有个送外卖的?!”

“难道是送外卖的见色起意,然后……”

“啊!那女孩要掉下来了!!”

“那个送外卖的抱住她了!”

……

1.

“你有一张订单即将超时!”

我正开着小电驴在路上飞奔,蓝牙耳机里就传来了外卖众包APP冷冰冰的声音。

知道了!好烦!

商家出餐慢,难道要怪我喽?!

怪不得这单没人接!

一想到超时会扣钱,我TM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唉……兼职做外卖真的是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吞啊!

可是没办法,鬼叫你穷啊?顶硬上啦!

屋漏偏逢连夜雨,超时就碰红绿灯,这个红灯足足60秒啊!我的天!

“看!空气!”

正烦着呢,旁边传来一个女孩兴奋的声音。

“什么空气?你玩瑶妹玩上头了吧?我今天开始把把禁瑶!”

她男朋友大概是个直男,呛得女孩直翻白眼。

呵,这是个同行,看起来是专送的,不过最惹人眼球的是,别人虽然也送外卖,但后座还坐着个女朋友。

“我是让你看天上!好漂亮的彩霞啊!”

顺着女孩手指的方向,我看了过去,果然在天空中,出现了一片绚丽夺目的彩霞。

但这片彩霞跟以往见过的不太一样。

以往的彩霞,要么就是红彤彤黄橙橙的。

这片彩霞居然是七色的,而且形成了一个漩涡。

于是一群路人,抱括我,都举起了手机,拍下这童话般美丽的一幕。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就在我按下拍摄键的时候,浑身像过电一样抖了抖。

不过很轻微,我感觉是坐电动车太久了,屁股有点麻痹导致的。

“咦,奇怪了,怎么没有拍下来?”

那女孩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我赶紧点开手机照片库,果然,刚刚拍下的照片,居然只是一片蔚蓝的天空,一点彩霞光的影子都没有。

当我举起手机准备再拍一次的时候,却发现那片霞光已经不见了。

难道是海市蜃楼

“您有一张订单即将超时……”

我靠!我知道了!烦不烦!

这单是送到桥南路大润发的,离我还有三公里呢!

想到超时费一元一元的被扣走,我顿时心痛得无法呼吸。

唉,要是有多拉A梦的随意门就好了,直接穿过去就到了。

我脑海中不由得出现了大润发门前的景象,越想越清晰,连大门保安的样子都看得清清楚楚。

眼前一阵白光闪过,我就像打了个瞌睡一样,猛然醒过来。

红灯过了吗?

不对?!这里是……

大润发?!

我靠!我怎么出现在这里?!

2.

先说说我为什么去兼职送外卖。

我叫赵磊,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

家住广州番禺市桥,公司在天河北,每天挤魔鬼三号线地铁上下班。

注意,是挤。

为什么叫魔鬼三号线?

外地人可能不知道,欢迎来体验一下被汗臭味包围的感觉!

保证一试酸爽,一世难忘。

本来嘛,我这咸鱼是不配在广州有房子车子妻子的。

之前和朋友在公司附近合租个千把块钱的小公寓,每天下了班就玩王者荣耀,一起快乐掉分,不知道多开心。

可是哥的好日子到头了,爸妈硬是从牙缝里给我挤出个首付,然后在楼价相对便宜,而且靠近地铁的番禺市桥,给我买了套房子,当然月供是我自己出。

美其名曰:没房子谁TM嫁给你?再存点钱买辆二手轿车,基本上就差不多了,可以准备结婚的事情。

他们也不想想,就凭我那把广州市平均工资的袜子都扯掉的微薄收入,每月交完贷款,还能剩个啥?

3.

据说呢,咸鱼没有压力,是不会翻身的。

所以爸妈也是为我好,才逼着我签字买楼。

果然,房产证到手后,我这条咸鱼开始规划怎么搞钱了!

但是现在玩淘宝好像太晚了,据说不交点推荐费,人家搜都搜不到你,玩个der?

股票?笑话,2007年的股灾还不够印象深刻吗?那玩意按哥的看法,那就是变相的赌博!

不是吗?赚了钱,就想赚更多,亏了钱,拼命补仓,想着怎么也得把老本赚回来啊!

殊不知,有些坑,是会越踩越深的,而且是爬不出来的那种!

那到底干点啥啊?

虽然说行行出状元,但今时今日我看行行都饱和,当然是有人能赚到钱,可是我总觉得自己是会亏钱的那一个呀!

买彩票?也行,我买了几次,每次10元5注,有中过5块钱,中奖率还是挺高的,就是奖金少了点,算了吧。

4.

发财的机会来了,我的经理,就是那个上班就玩手机的胖女人,据说是个富婆。

大家别误会啊,我不是想泡她,人家已经有老公孩子了。

呸呸,我也不是想要她包养我,虽然自恋的我感觉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都在瞎猜什么呢?

是这样的,富婆今天心情特别好,她看到我中午不出去吃饭,也没点外卖,居然破天荒带了个饭盒回公司,在微波炉那叮饭呢!

于是正在玩阴阳师的富婆问我:“怎么得,小磊你很缺钱吗?”

“是啊,最近开销大。”

“人呐,不管工资多少,要学会理财知道吧?”

富婆开始得意洋洋的吹嘘起来:

“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光靠那点死工资,没有出头之日的,知道吧?”

我心里虽然一百个草泥玛,但嘴上仍然适当的舔了一下:

“虹姐说得对,不知道有什么生财妙法呢?”

5.

经过虹姐的亲自指点,我终于发现了懒人致富的门路,导致我差点跳楼自杀。

是这样的,虹姐说有这样的一个平台,只要投钱进去,平台会自动出借给有需要的人,我只要坐等收息就行。

而且平台最近搞活动,新会员一次性充值满10万元,就送8888元的大红包!

你别说,我当时还是有点警惕性的,这种便宜事,我可不信。

然后过了不久,当我还是苦逼的吃着自带饭盒时,看着虹姐天天大鱼大肉,每周还请我们整个室的人吃下午茶。

我就想,拿一点钱试试看,应该不怕吧?

当我再次找虹姐,问她这个平台靠不靠谱时,她说:

“靠!!”

“当然靠谱啦!”

“我跟你说,我也是跟朋友一起玩的,她已经玩了三年,赚了三百万啦!”

“呐,她家,新买的楼,东山雅筑,就是用平台赚的钱给的首付。”

我心动了:“那虹姐你赚了多少?”

“我投了五十万,现在小赚了十万吧。”

“偶跟你说,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现在正是风口期,出借利息高,想赚钱抓紧了,晚了降息就没钱赚啦!”

6.

我决定拼了,其实也算不上拼,有了虹姐的成功经验,我觉得赚点生活费是没问题的。

注册平台后,我投资了一万元,那是我仅有的存款。

每天看着APP上的收入不断增加,吃饭特别香,也舍得给自己加鸡腿了。

三天后,虹姐提醒我,由于新人才有8888元红包,而且要在注册一个月内投资满10万元,反正投资的钱在没出借的情况下,可以随时提现的,怕毛?

白嫖8888元它不香吗?

我就问虹姐,有什么办法搞钱不?我可不想问朋友和同事借,没面子。

问亲戚借?更不可能,他们一定问我拿钱干啥的,我这人没啥特长,就是老实,实在没办法对他们撒谎。

可是如果告诉他们真正的原因,肯定不会借给我,因为他们常劝我,要脚踏实地,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虽然我坚定的相信,这不是天上掉馅饼,是踏踏实实的“理财”。

但我还是决定等赚到钱后再说,那就可以啪啪打他们脸啦,哈哈!

说回这十万块的事情。

虹姐给我支了个招:信用卡套现。

她让我买个POS机,这POS机呢,就像平时那些商铺收款的差不多。

只要信用卡往这上面一刷,那钱就到了注册商户(也就是我自己)的银行帐户上了。

那这也上虚拟消费啊?每个月不得还款吗?

虹姐又告诉我:只要信用额度里留个几千块,到时边刷边还就行了。

具体操作就是:比如你帐单为1万元,信用额度还有5000,那到了出账后,就把5000刷出来,钱到了存款账上后,再还到信用卡,如此循环两次,账单就还清啦!

握草,原来还有这种好事?!

虽然每次刷POS机,会收0.6%的手续费,但那也比直接借钱和分期还款利息低太多了呀!

信用卡安排!

那时候,满大街都是办信用卡的,还秒批,有着固定收入的公司职员,办卡是真的快,额度也高。

于是10万块钱在我疯狂办卡套现后,终于到手了,好日子不远喽!

7.

某个周三早上,我和以前一样,哼着小曲去挤地铁时,习惯性打开我的理财APP,想瞧瞧今天又入账多少。

咦?怎么登录不进去?没网吗?

把手机网络关了又开,还重启了手机,还是不行。

咋肥事?

当时我并没有感觉到不妥,还通过微信联系了一下应该还没起床的虹姐,问她能不能登录APP啥的。

虹姐在半小时后终于回我了:“理财公司被黑子攻击了,没事!”

说完还给我拉到一个理财群,说是让前辈们安慰下新来的。

哦,原来如此,以前也听虹姐说过,一年前就出过同样的事情,APP关了三天,后来就恢复了,钱照样赚!

于是我放心上班去辽,中午照样加鸡腿。

8.

今天已经第五天了,APP还没恢复,而且微信群里的小道消息满天飞,说平台的老总涉嫌非法集资,跑路了,在深圳的公司也被封了,连公司的电脑都给搬走了。

我虽然不断的在骗自己,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平台一定会恢复正常的。

但理智告诉我,这次真的扑街了!

果不其然,不久警察就官宣平台爆雷,老板已经被抓!

这下群里炸锅了,大家纷纷各抒己见,认为平台的资金链是没问题的,不仅在全国各地投资有房地产,还有炼油厂什么的,公司运行一直良好,提现到账也行快,怎么说雷就雷了呢?

肯定是有小人在背后搞鬼!一致决定要联名上告,把人放出来,才能盘活资金啊!

警察再次官宣:平台有很多大客户,都是借了钱然后还不起,跑路了,平台一直在做借东墙补西墙的事情,拿新人的钱,给旧人利息。

大家还是不要再做梦了,认清现实,到警察局报案登记,等着公司清盘,看看能追回多少钱吧。

结果最后,每人最多只能拿回1%不到。

被现实击败的我,仰天长叹:果然是你看中别人的利息,别人看中你的本金啊!

9.

一上班,虹姐就找我道歉,因为我十万块钱全打水漂了,现在还倒欠银行10万信用卡数,一想到每月要还的数额,我就头皮发麻。

但虹姐说她投的五十万也没了,就连她那朋友,也把东山雅筑卖了还债,还开起了滴滴。

投资群里的人一开始还蹦跶着,说要上诉什么的,后来慢慢也没了声息。

看来大家都已经认清了现实,知道吵也没有用了。

自从我那个平台爆雷后,全国各地相似的平台一个接一个的爆雷。

这就是2018年6月至2018年7月中旬,短短50天,轰动全国的PSP借贷平台集体爆雷高发期。

整整163家P2P网贷平台出现提现困难、老板跑路等问题。

不少人是像我一样,听了亲戚朋友的介绍,被高额利息吸引,纷纷倾家荡产,甚至不惜刷信用卡、找小平台借钱过桥等等。

自从那次后,听说有不少人还不起钱跳楼的,也有不少爷爷奶奶存了一辈子的钱血本无归的气到病倒的。

或许和他们比较起来,亏了十万块钱的我,反而值得庆幸了。

不少人开始出来跑滴滴、跑外卖还债了,当然也有些是因为生意失败出来跑的。

我便是其中一个兼职跑外卖的人。

毕竟人还活着,总不能让眼前的困难打倒吧?

10.

家里有辆闲置的电动车,现在终于闲不下来了。

我在网上查了不少资料,觉得下班之后还能靠谱赚点钱的,那就是送外卖了。

做滴滴我不是没想过,一是没车,二是怕吃罚单,三是成本高。

那时候电车还不流行,我试过开一辆油车去跑顺风车,由于不熟悉其中的门路,跑两天下来也就打个平手,没意思啊。

想来想去,还是兼职送外卖靠谱。

于是我下载了点我达骑手、蜂鸟众包、美团众包,注册好,考完试,就可以开工了。

这几个APP中,美团严格一点,去了半天线下培训,其他都是线上学习完考试就能接单了。

由于一开始不熟悉,我就先接一单一单接。

那时候刚刚开始尝试,我又是个有社恐的人,所以没买保温箱,想着反正兼职嘛,不用搞得这么复杂是不是?

结果新手第一单我就扑街了!

那次是送两杯果茶,没保温箱嘛,我想着反正有袋子装着呢,就挂在电动车的把手上。

结果在路上下坡的时候,遇到个不平整的路面,车子一抖,好家伙,袋子断了,那两杯果茶叭嗒掉地上了。

还能喝不?当然不能喝了,都裂开了,和我一样,裂开了!

唉……

第一单就赔钱,真尼玛脸黑。

没心情,回家吧。

11.

赔了钱,长记性了不是?

这次我再出来跑,带了个大购物袋!

你别说,这个还真好使,外卖往里面一放,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会打翻了。

不过呢,这玩意儿挂在把手上,晃来晃去的,挺让人担心,就算不会打翻,在里面碰来碰去,万一又裂开,饭菜的汁水什么的倒出来也不好啊!

别提车头的篮子,那里已经放着一个了。

光靠车头的篮子也不行,因为太小了,有些餐大份了放不下,而且同时送几个的话,更没地方放啊。

还是买个外卖专用的保温箱子吧。

淘宝一查,好家伙最便宜也四十元!

不行,心痛。

咋办呢?

当我看到同样是兼职外卖的同行们,眼前一亮。

我太笨了啊,泡沫箱、收纳箱,那也不是个箱子吗?

就是难看了点。

但实用。

主要是便宜。

到菜市场随便找个老板买了个泡沫箱。

你猜猜多少钱?

才5块钱。

个头挺大,还带盖子呢!

够装个三四份外卖的。

嗯,越看越喜欢,真不戳!

12.

快递到了,是个有肩带的保温箱,看着还行,不大,刚好挂在车头。

至于5块钱那个泡沫箱,淘汰了。

为什么?

太大只了,当时只顾着贪便宜,没想到我那旧款电动车的踏板位置,根本放不下。

能勉强别在中间,可以用,但就是骑车时我两条脚不知道怎么放好。

最后就是要夹在大腿之间,每次有客户下楼取外卖时,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当然他们也没说啥,但意思我懂。

“这家伙怎么把我的餐放在跨下……多恶心……”

“这死穷鬼连个保温箱都没,差评!”

虽然这些是我脑补的,但思来想去,确实客户体验不好。

而且现在冬天到了,这泡沫箱它不保温,餐送到时,凉了大半,你说这外卖吧,有些本来就不好吃,还凉了,让人怎么吃得下?

将心比心,我还是咬咬牙,上淘宝买了个40块钱的保温箱,上面还印着那只黄色的袋鼠。

这下哥也像是个正式的外卖小哥了,虽然没穿制服。

嗯,再上拼夕夕十块钱买个黄色的袋鼠制服,那就像模像样了!

果然,那些奇怪的眼光也没了,拿到热乎乎的餐,客户多数还会说声谢谢!

真开心,满有成就感的。

毕竟我也是偶尔点外卖的人。

当一个人,饿着肚子,一直盯着外卖地图,看看小哥到哪里了,怎么刚刚离我才200米,突然又变500米了?

然后外卖拿到手,还是凉的!?

那时要是我,真的是会脸上笑嘻嘻,心里马卖批。

13.

唉,电动车没电了。

送完一单4公里的单到了市桥南郊,回程时,没电了。

我住北边啊老天!

没办法,踩回去吧。

好累。

不想踩了,下来走走。

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12点了,APP上的单子也不多。

主要这老爷车它没电了,想跑也跑不了。

有时我想,干脆买个自行车送得了。

但一想到我这缺乏运动,一分钟平板支撑都坚持不下来的体力。

还是算了。

换个新车?开玩笑,好几千呢,我这才赚了多少钱?不换不换。

换个电池倒是可以考虑嘀。

一路走着,经过沙湾大桥。

桥上的霓虹灯好美!

而且大半夜的,周围没几个人!

自拍一下,疯狂自拍!

算了算了,光线不好,手机也是几年前的款了,没有夜拍模式,拍得跟鬼似的。

唉……

繁华的都市啊,我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14.

疫情来了。

最近单子越来越少,而且单价还低,难道是因为破产的老板多了,都来抢外卖这口饭吃?

咦,有个帮买单,抢了再说。

嗯,扑街了,4块钱,主要是备注吓人:在楼下买个螺蛳粉,顺便到蜂巢快递柜帮我取个快递,取件码电我,不取别接单。

地址在住丹桂园小区某栋七楼701。

钱少!有附带条件!主要这丹桂园全是旧楼,没电梯的!要爬楼梯!

随便说一下,今天气温31度,黄色高温预警生效中!

就算我站着不动,这汗也跟自来水似的。

这一单耗费的时间和体力,够我做三单了!

握草,握了棵大草。

我emo了。

但本着我多年兼职送外卖的专业精神,既然接了,就得完成它!

唉,为什么会有这些有性格的老铺,他就是不入驻平台,坚持堂食。

不然我也不会中招了。

……

看着我我一脸哀怨的样子,螺蛳粉店的老板想了想,看了一眼老板娘,还是狠心说了句:

“打包加一块钱餐盒费……”

啧……扫码付了款,我就提着螺蛳粉去蜂巢了。

“喂您好,我是帮买的,嗯,锅烧螺蛳粉大份的嘛,买好了,你的快递取件码多少?”

呵,这个麻烦精还是个女的,不过声音满好听。

我在蜂巢那里输入了取件码。

什么?超了24小时要加收5毛?我靠,真麻烦。

餐盒费1块钱加超时费5毛,1块5,等会记得要回来,不然亏大发了,这一单就只能净挣2.5元,呜呜呜。

刺激的还在后头。

“9号箱门已经为您打开!”

我TM一看屏幕显示,是最最最大号的柜子!

老子的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好吗?

背后传来一阵粗重的喘息声,嗯,是比我晚来一秒的大哥,看起来等得有点不耐烦了。

我还是拿完赶紧走吧。

15.

太重了!

这什么玩意儿呢?

买这么大一箱子!

我一手扛着那箱快递,另一只手吊着那加大号的螺蛳粉,感觉手指快断了。

身上一股的汗臭味啊!

那个纸箱都让我手上的汗水打湿了。

现在是五楼,咬牙坚持一下吧。

不行脚肚子有点发软。

会不会抽筋?

应该没那么娇弱的,送了这么久外卖,我已经练出来了,平板支撑都成功突破2分钟了。

好!六楼!

看到最后一层楼梯,我感觉成功在望。

以后得长眼睛,千万不要再接这家的帮买单。

嘿咻,鼓起一口气,我蹭蹭两下,上了两级楼梯。

难受,想哭。

其实是咸咸的汗水已经滴到了我的眼里,好蓝瘦。

“喂,你怎么样?行不行的?”

吓我一跳,这声音咋有点耳熟呢?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只见七楼的楼梯处,一个披散着头发,滴着水,脸色白得和纸一样的鬼冒了出来!

我的妈呀!

手上的快递差点飞出去!

不对,她有影子的……

“哎,你小心点,别砸了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

哦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刚才打电话告诉我取件码的女孩子么?

原来是金主娘娘跑出来了啊,估计是听到我上楼梯那沉重的脚步声了。

你TM还知道自己的快递重啊!?

忍着一肚子气,我终于到了七楼。

16.

“放楼梯口就行了,谢谢啊小哥。”

这女孩可能是刚洗完澡,所以头发湿漉漉,还做了面膜,怪不得刚才吓到我。

我把东西搬到七楼楼梯口后,这女孩就跑回701,躲在门后面,一脸警惕的看着我。

我???

我长得很像坏人吗?

况且这么一大箱,以你那牙签似的小腰板,能搬得动吗?

“小姐姐,打包费1元,快递超时费五毛,你得给回我哦。”

“你……你等等……”

女孩回屋拿了支签字笔出来,扔过来给我。

“你……你把微信号写在纸箱上,我回头加你给你转帐。

行吧,写就写。

等我带着一身臭汗走到一楼时,手机响了。

“小哥……那什么……不好意思,你能上来帮我搬一下吗?太重了……”

我???

“十块钱……可以吗?”

什么?有十块钱巨款?

干他丫的!

闻到人家身上的香味,我一肚子气全消了,还乖乖的把她把那沉重的箱子搬到了大厅内。

不过这大厅也太……

这女孩看着挺秀气的……怎么……

我眼睛快速的打量了一下这女孩,她突然后退了两步,两只手一直背在身后,看起来有点疆硬。

“???”

这是嘎哈呢?这女孩怎么有点神经兮兮的。

“那我走了啊。”

东西送到了,实在不方便在人家房子里多呆,何况她家里看起来没人。

“谢谢你啊师傅,你通过一下好友吧,我给你发二十块钱红包。”

似乎看到我没有什么不轨的意图,女孩偷偷松了口气,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哎哟,加倍了!

这才对嘛,咱出来卖力气的,不图钱图啥?

我刚刚还阴沉的脸立马喜笑颜开。

“已经通过了,谢谢啊。”

“您……渴不渴,我送你瓶橙汁吧!”

也许是我纯朴的笑容令她放松了警惕,居然还主动请我喝东西。

说完,女孩便转身走向冰箱。

在她转过身去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她的右手握着一把水果刀,左手拿着一支防狼喷雾!!

啊这……

人与人之间,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吗?

不得不说现在的女孩子警惕性真高!

怕了怕了,赶紧拿钱走人。

搞定,虽然是辛苦了点,也有点惊悚,但想到有二十块钱打赏,这一趟还是值得的。

我美滋滋的走到门口,正想走人,突然……

“哎师傅,等一下。”

我回过头。

“麻烦帮我扔一下垃圾……”

看着她拖在地上的巨大塑料袋,我的脸又黑了……

17.

因为她一句:你送外卖的怎么不穿制服?

我还特地上淘宝买了件黄色袋鼠马甲穿上了。

好吧,我犯贱。

我又接了她的帮买单。

而且也是附带拿快递的。

不用说,还会有一大袋子垃圾要拿下来。

我就奇了怪了,她怎么能够有这么多垃圾呢?

还有就是,这一天天的,难道都不出门吗?

快递每次都放超时了还不拿!

敢情这帮买是诱饵对吧?

实际是上骗我帮她拿快递!

这女孩不单纯!

这都第五次了。

我咋还这么犯贱接她的单呢?

我真的看上人家单身小姑娘了吗?

当然不是,我看上的是那十块钱小费。

还有一瓶鲜橙多。

我还是有职业道德的。

可不是网上那种,见色起意的人。

虽然她确实每次都穿得很清凉。

但就那身材我,我实在……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女乃控。

男人不都这样么,这证明我正常是不是?

终于又到她家七楼了,这真是我走过最长的路,她的套路。

看到门口那一大袋垃圾,我……

真自觉啊,还都准备好了。

“来了,帮我搬进来哈。”

我心说,有哪次不是帮你搬进来的哦?

不过熟归熟,她一只手还是放在背后。

不用说,背后藏着一把水果刀。

算了,习惯了。

大厅内还是一如继往的乱。

我把箱子放下,忍不住说了句:

“汐雨,你是不是很忙啊,这大厅不收拾下能住么?”

汐雨是她微信上的昵称,一来二去我就叫上了,谁叫我是个自来熟呢?

“唉,实在没空啊。”

她刚刚打开冰箱给我拿橙汁,然后愣了一下。

我分明看到她眼里有一道亮光闪过,心中没来由的一颤……

别多想,这不是触电的感觉,要触早触了。

这是不祥的预感!

18.

“10块,做不做?”

“不了不了。”

“20块,做不做?”

“不是,你当我是什么人啊?”

“50块。”

“小的很乐意为您效劳,保证您舒服……嘿嘿嘿……”

都说了别多想。

50块钱,收拾这个大厅,大家觉得怎么样?

也就30平米左右,杂物也不多嘛,我看看……

衣服……

旧杂志……

报纸……

食品袋子……

枕头……

布娃娃……

姨妈巾?还好是没用过的。

没洗的臭袜子?

吃剩的鸡骨头?

花生壳?!

啊,我想问问汐雨……我能反悔不?

我现在是非常恨有洁癖的自己,非常恨!

洁癖这种病,不是一种病,胜似一种病,而且害人又害己!

花了两小时,把大厅收拾得干干净净,我还拖了地,拿湿毛巾把沙发、茶几、电视柜从头到尾擦了三遍。

当然还多了两大袋垃圾。

不得不说这50块钱挣得还挺有成就感的。

话说这汐雨是不是把我给忘记了?闷在房间两小时没出来过一次,都不用上厕所么?

她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门开了。

汐雨伸着懒腰走了出来。

然后她脖子一伸,两只眼珠感觉要弹射出来了!

“握草!”

“握草!握草!”

“这是我家?!”

“咋跟新的一样?!”

“我该不会走错门了吧?”

……

看着她来自灵魂的拷问,我心中有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或者我可以转职去做家政先生?就是不知道收不收男的……

“那个……”

“石头……哥啊……”

她叫我呢,我微信网名就叫石头,这是要夸我了吧?

金主一开心,说不定多给十块钱小费,嘿嘿……

“怎么样?满不满意?”我脸上写着:夸我快夸我,使劲夸。

“满意是……满意……但是呢……”

“但是啥?”

我感到有点不对劲。

但是这两个字,充满转折!

“但是你能不能帮我还原……我发现我东西找不到了……”

还原你妹啊还原!!还原个der!!

再给一百块钱都还原不了啦!

就算你给一千块钱……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19.

在我耗尽力量后,终于帮汐雨把她要找的东西,全部找到了。

我把所有物品进行了分类,并且列出清单,打上编号。

每张清单的编号对应一个储物箱子或抽屉什么的。

然后把清单一张张贴在冰箱上。

她要找什么,先查清单,再找对应的箱子。

心累。

这样的女孩怎么嫁人哦?

除了身材外,她又多了一样令我操心的事情。

看着她站在冰箱面前,一脸迷茫的看着清单,我……

“你有电脑没有?”

“啊,有。”

“你把清单输入EXCEL,建个表格,查找起来就方便了,还可以发送到手机上看。”

“哦哦?这样啊。”

“可是我不会用EXCEL……”

我……

看你年经轻轻,怎么说也是个九零后,excel这么简单的……

算了。

“要不要我帮你录进去?”

“那太好了,谢谢石头哥!”

谢啥呀,我可不想你动不动发微信,问我苏菲弹力贴身放哪了。

我一大男人,老惦记着你的生活用品,像话么我……

“不过……”

汐雨眼中又出现了那种怀疑的小眼神。

你该不会怀疑我在你电脑里做手脚吧??

20.

这是我第一次进汐雨的房间。

不得不说,让我很意外。

意外的不是里面的一套直播设备。

而是这房间居然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要不是大厅那模样,打死我也不信!

这房子里还安装了隔音层,估计是怕直播吵到邻居,这得为她点赞。

至于证明人家是有公德心的不是?

然后是那一箱箱的食品、矿泉水和日用品。

当然少不了一个巨大的垃圾桶。

还有一整提的抽纸……

“额,原来你是做吃播的呀?”

我一猜就猜到了,是不是很聪明?

“嗯,不是,电脑开好了,哥,您看能不能快点,我十分钟后还要上播……”

她手里一如既往的握着水果刀。

一边说一边挥舞着。

我感到有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连忙冲她打了个OK的手势,然后开始埋头苦干。

不过这键盘……

直是充满了食物的气息啊……

我怀疑上面住一窝小强,都不会饿死的。

实在忍不住,我还是转身出去拿毛巾回来擦了擦,然后开工。

但是让我感到不舒服的是……

汐雨全程在背后盯着我。

什么?正常,不,不正常。

大家都知道她背在身后的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呢!

浑身不自在的我,终于把资料录入完了。

“呐,这样,你按住ctrl+f,然后输入【香奈儿】或是【香水】,再敲一下回车,就能查到它在几号箱子了。”

建完表格,我还细心的帮她弄了个快捷方式在桌面上,然后再把文档发到她的手机,这下就万无一失了。

“哥,你真棒!你咋啥都会呢?”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心说你别以为夸我就不用给钱啊!

收下汐雨发的红包,扛着三大袋垃圾,我美滋滋的下了楼。

现在想想人家女孩警惕性高点也正常,毕竟我们不熟嘛。

啊,今晚的月光真美,转眼又快到中秋了。

21.

汐雨真的是个天才。

我帮把她大厅收拾好没几天吧,又乱了。

说是随手放那,然后忘记收拾。

于是越忘越多,到后面是懒得收拾。

我今天直接帮她拿了快递,没带外卖。

然后我上来的时候,她特别紧张,一直问我有没人跟踪。

“没有……吧。”

老实说我没注意。

这栋楼又不是她自己家的,有一两个居民进进出出很正常啊。

她松了口气,我觉得奇怪,就问她怎么了?

“中午我嘴馋想吃巧乐滋,冰箱刚好没了,我就下楼买。”

“啊?然后呢?”听着很正常啊。

“然后我发现好像有个人跟踪我,一直跟着我到五楼,然后他越走越快。”

“咝……那……你没事吧?”

刚说出口我就觉得傻逼了,有事还能在这和我聊天么?

“我就赶紧跑,等我回到家关上门,就听到他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口。”

“哇,这么吓人!”

“可不,吓得我一天没胃口。”汐雨一边说,一边从箱子里拆出一包盐焗鸡翅塞到嘴里吃起来。

吃得这么香,可不像是没胃口的样子……

嗯……她的大腿上依然放着把水果刀。

不过我已经习惯了,起码防狼喷雾她没带在身边了。

“话说你们吃播,从来不缺吃的吧?”我好奇的问到。

“什么啊,谁告诉你我是吃播。”

“What?”

“那你房间里的食物……”

“那是储备粮。”

“哦……储备粮?!”

汐雨突然神秘兮兮的看着我:

“哥,我告诉我一件事……”

看你那样子,我怎么觉得像是恐怖故事?!

“世界末日快到了,多存点物资吧……”

我???

小说看多了吧?什么末世囤货大作战之类的……

算,理念不同,由得她

一阵打鼓声传来,汐雨用好奇的小眼神看着我:

“什么声音?”

我:……

“看你吃得这么香,给我整饿了。”

我不好意思的说,今天出来得匆忙,忘记把馒头咸菜带上了,结果晚饭没吃。

“哦,我家里有面条鸡蛋,反正我也没吃,要不……”

“我下面给你吃……”我冲口而出,然后发现好像哪里不对。

“也行,都在冰箱里,你看着办好了。”汐雨好像没发现什么。

也是,人家这么单纯,是我太肮脏了。

22.

不得不说,单身久了,什么都会点。

肉酱意面、煎荷包蛋、香煎牛排、老干妈炒肉片。

坐在大厅的垃圾堆里一边啃盐焗鸡翅一边刷抖音的汐雨,闻到厨房飘出的诱人香味时,手上的盐焗鸡翅突然就不香了。

她流着口水出现在我面前:

“哇塞,这么多好吃的,你是怎么弄出来的?”

我:???

“姐姐,这些东西不都你冰箱里的么?你不会弄买来干嘛?”

“我都是煮好开水往里面一扔就完事了。”

好吧。

果然是简单粗暴!

无敌!

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直接冲她比了个大拇指,然后觉得一个不能代表我对她的景仰,又伸出了一只手,给她双击点赞。

这姑娘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突然跑回了房间。

我???

没一会,她拿着一根银针回来了。

我???

每样菜她都用银针插了一下,很认真的看银针有没有变色。

这特么是怀疑我下毒么?

“吃吧吃吧,真香……”

终于试完,汐雨已经不理我了,直接埋头苦干起来。

这货不愧是……能吃一碗大号螺蛳粉的女人。

干起饭来那一个叫做风卷残云啊!

我绝不能输给她,不然又得饿肚子。

两个人饿死鬼投胎似的,把四个菜干了个底朝天。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嗨了,连碟子里剩下的老干妈也舔了个干净!

看到汐雨那呆滞的眼神,我发现我真是过份了。

这都得饿成什么样了啊!

丢人啊赵磊!

“那个,我洗碗……”

实在找不到地缝钻,只好给自己找点活干了。

“嗯,哥,你洗好就去忙吧,我要上播了。”

汐雨擦擦嘴,就进了房间。

这丫头还真把我当钟点工了!

算了,懒得和她计较。

吃饱喝足的我贤惠的洗好碗碟,又把餐桌收拾干净,打扫好卫生之后,准备继续送外卖去。

临走之前,去打个招呼吧。

咦?门怎么没关啊?

房间里面黑里咕咚的,怎么不开灯?

隐隐传来她说话的声音,看来还在做直播。

偷看是不好的,可不辞而别又很快礼貌你们说对不对?

想来想去,我还是小心翼翼的靠近了房门,打算看看她方便不,如果不方便我再走人吧。

23.

这下听清楚了,汐雨好像在和别人聊天:

“……那天晚上同学聚会,我喝多了,睡到半夜让尿憋醒,就起来打算上个厕所,”

在我走到客厅时,突然感觉凉飕飕的,好像有一阵凉风在我脚边吹过。

“我打了个冷战,下意识寻找凉风吹来的方向,原来是冰柜没关上。

等关好冰柜,我又隐隐听到有剁东西的声音。

声音是从厨房传来的,难道是养父还没睡吗?

我轻手轻脚的走向厨房,昏暗的灯光下,果然看到养父的背影。

他左手拿着猪脚,右手挥着菜刀一下一下的剁着。

我正想着和他打个招呼,但越看那猪脚越感到不对劲。

这猪脚惨白惨白的,特别是那蹄子,怎么又细又长,足足有五个蹄子这么多!

其中一个蹄子上,好像还戴了个银光闪闪的戒指。

不对!这不是猪脚!

那戒指我认得!分明是养母经常戴着的婚戒啊!

难道……

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难怪好几天没见到养母!

养父还说她回老家去了,这么看来……

我不敢想了,只感觉一阵胸闷气短,心跳加快,差点就尖叫出来。

我连忙死死的捂住嘴巴,慢慢后退着往房子走去。

没想到一不小心碰到了椅子,发出吱呀的一声。

我分明看到养父投射到墙上的影子定住了,剁肉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那一刻我感觉心脏快吊到了嗓子眼,连忙脱下鞋子,用手提着,以最快的速度溜回到床上。

我盖上被子,侧身面对墙壁,强忍着不让身体颤抖。

慢慢的,养父的影子出现在墙壁上。

影子慢慢放大,他在靠近我!

我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呼吸……

他似乎观察了一下我,看我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我害怕极了,紧闭双眼,大气都不敢出。

他的影子慢慢变小,似乎看不出异常。

我的心才缓缓落下,长长的松了口气。

就在此时,养父的影子慢慢举起了手。

他的手里拿着一个长方形的东西!

是菜刀!

我突然感觉到一丝寒气,从我的脖颈处传来,瞬间就遍布我全身。

眼看着他的菜刀就要落下……”

24.

汐雨的音量突然调大,把躲在门口听得入神的我吓了一跳。

我脚一软,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汐雨被我惊动了,她猛的回过头来!

闪着绿光的眼眸,惨白的脸色,红红的舌头伸得老长!

“鬼啊!!”

我快吓得尿裤子了!

汐雨手中寒光一闪,亮出一把水果刀猛的扑向我!

我吓得闭上眼睛,紧紧的握住拳头,等待着疼痛的来临!

汐雨充满疑问的声音响起:“你干什么呢?”

没杀我?

我颤抖着,缓缓睁开眼睛。

此时我正躺在客厅中。

灯光下,敷着面膜的汐雨嘴里咬着一条猪肉脯,正用看傻子的眼神盯着我。

我感觉我是在做梦,我揉了揉眼睛,看到那红光闪闪的猪肉脯依旧在她嘴里嚼着。

她手里确实拿着水果刀。

但另外一只手拿着一个削到一半的苹果。

“没……没什么,我洗好碗了,想和你说一声,我要去送外卖了。”

“哦,谢谢!”

“对了,你刚才在……做直播?”

我吞了吞口水问她。

“嗯,在讲我的故事。”

你的故事?你这都什么鬼故事哦!

这是恐怖故事吧!听说现在网上挺流行。

“那个……菜刀……有砍下来吗?”

被吓得半死的我,不由自主的问了句。

故事听得好好的,没听到结局,这会逼死强迫症的。

“没有,正要砍下来的时候,突然出现一只猫。”

“我养父以为弄出声响的是那只猫,就离开了我的房间。”

“哦……是这样……”

“那什么,我走了。”

“拜拜。”

我浑身发软的爬起来,一步一步挪出门。

刚走出门,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汐雨脸色惨白,伸着舌头的情景。

“妈的!吓死老子了!”

我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赶紧跑下楼去了。

25.

昨天,昨天我送外卖时,拍到那片奇怪的晚霞后。

发现自己有了超能力!

只要我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想到曾经去过的地方。

我就会瞬间在那里出现!

这不是《王者荣耀》里的召唤师技能——闪现么?!

有了这个技能,我送外卖不送到起飞吗?

不行不行,送的太快了,系统会怀疑我作弊。

不过现在我倒是悠闲多了。

到商家取完外卖后,愉快的打一盘王者。

吗的!0-8-0!

什么玩意儿!

这打野会不会带节奏?!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队友们的疯狂问候。

不好玩!卸载!

“您有一张外卖订单,即将超时。”

噢!配送时间快到了!不慌,看我闪现!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出来拿一下。”

拿到外卖的小阿姨奇怪的看着手机:

“咋肥事?刚才还显示离我三公里,怎么突然就到了?”

“WIFI信号不好吧,呵呵。”

“怎么可能?我这可是千兆宽带……”

我笑咪咪的目送她上楼,心说你这可是超时空外卖呢!

嗯?汐雨的信息来了。

帮她买(取)了这么多次螺蛳粉(快递)。

现在她已经不通过平台下单了。

直接往我微信里发了个取件码,我就秒懂。

先去打包一个大号螺蛳粉。

然后去丰巢取快递。

不用说又是一大箱。

当我来到她家楼下时。

一个男低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上7楼吧?真巧,我帮你拿一下。”

我还没反应过来。

一个五大三粗,满身面粉味的中年男人。

就把那个装着快递的纸箱拿走了。

我吓了一跳,连忙跟上去:

“不用麻烦,给我就行,给我就行。”

“没事没事,这是汐雨的快递吧?”

中年人问到。

“啊对,您……认识?”我看着中年人的背影问。

“我是她的父亲,今天过来探望她。”

“哦……原来是叔叔啊,失礼失礼。”

握草我为什么乱喊别人叔叔。

感到不好意思的我连忙低下头。

无意中,看到中年人的腰间有个奇怪的形状。

嗯?好像是方形的。

这叔叔难道塞了本书在腰间吗?

不用我搬快递,舒服的很。

26.

“呵呵,这孩子挺可怜的,从小就有被害妄想症。”

“难怪她总是对我这么警惕,手里总拿着水果刀。”

我和大叔有一句没一句的唠着家常,很快走到了七楼。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我三长两短的敲了五下门。

这是汐雨和我约定的外号。

虽然我不知道为啥她要设这样的暗号。

搞得跟拍间谍电影似的。

“来了!”

汐雨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咯吱一声,门开。

“你来……啊!!!”

汐雨突然跟见到鬼似的,猛的关上门!

中年大叔咚的一声,伸出手把门顶住!

他手中的快递咕咚咕咚掉到了声上。

“唉大叔你小心点,会摔坏……!?”

我惊讶的看到汐雨拼命的顶着门。

但显然她的力气比不过大叔。

她们不是父女么?

为什么汐雨一副见鬼的模样?

大叔用力一推,门咚的一声被打开了!

汐雨惊恐的拿着水果刀,一边指着大叔一边后退。

“别过来!你别过来!”

我满脸问号,这是什么情况?

“小雨,回家吧,妈妈想你了。”

大叔用很温柔很平静的声音劝着她。

“骗人!妈妈已经死了!”

汐雨眼神中露出绝望的神色:

“妈妈让你杀了!你为什么要骗我!”

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情绪变得很激动。

我头上的问号越来越多。

这怎么了?这是在拍戏吗?

我到处看了看。

没有啊,没有隐藏摄像机啊。

“妈妈没死,不信我可以让你和她视频通话。”

大叔耐心的解释着。

“你骗我!骗我……”

汐雨不断摇着头,满脸惊恐的神色。

她已经一步步的退出了客厅,退到阳台门口。

“真的,你误会了,那天晚上你看到的,真的是猪肉。”

“那天我虽然喝醉了,但我没瞎,我清清楚楚看到她手上的戒指!"

汐雨的表情越来越痛苦,泪水不停的流着。

“你看错了,真的,你跟我回家就知道了,妈妈在等着你呢。”

“不用骗我!她要是真的活着,为什么不跟你一起来?”

大叔急了,他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想要解释什么。

“你别过来!”

汐雨声嘶力竭的喊到。

她已经退到阳台边上,处境很危险!

“叔叔,太危险了,我来劝她好吗?”

“这孩子,应该是犯病了,你帮我好好劝劝她。”

大叔听话的停下了脚步。

我一步步向汐雨靠近:

“汐雨,冷静点,有什么话慢慢跟我说好吗?”

“不懂……你不懂……”

汐雨看起来已经有点惊吓过度了。

她一只脚已经跨上了围栏!

“冷静些,好吗?”

我继续劝说,想尽量的缓解她的情绪。

汐雨突然抬起头,眼睛睁得很大!

我好像在她的眼眸中看到了什么。

但已经来不及看清楚。

她尖叫一声,就要摔出围栏!

我来不及多想,直接冲上前抱住了她!

我抱住她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悬空。

失去重力的感觉传来!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我用力的抱着她的腰,双脚努力的勾住围栏!

还好她比较轻,暂时我还能坚持住。

楼下已经有吃瓜群众在指指点点。

“啊!有人跳楼!”

“是七楼那个女主播!”

“怎么还有个送外卖的?!”

“难道是送外卖的见色起意,然后……”

“啊!那女孩要掉下来了!!”

“那个送外卖的抱住她了!”

我心想你们倒是赶紧打119啊!

真是要疯了,我还年轻,还没娶媳妇啊!

再看看汐雨,她还在拼命的挥动双手。

“别乱动啊,我还不想死啊!”

求你了姑奶奶!

对了!大叔不是在我后面吗?

他怎么还不拉我们起来?

想什么来什么。

我感觉到一双粗糙的大手,握在我的脚踝上。

“快点,大叔,我快坚持不住了!”

然后我就感到双脚一轻。

地面的景物在飞快拉近!

耳边已经传来围观群众的尖叫声。

唰!

对,是唰,不是“咚”。

我们没死。

在落地的瞬间。

我脑海中出现了一张床!

然后我就和汐雨出现在我的家里。

我闪现了!

就在我们快要摔死的时候。

27.

我和汐雨现在有点暧昧。

我们两个躺在床上。

我还抱着汐雨的腰。

她穿着睡衣。

我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不过她现在的神智很不清醒。

她一直不停的哭泣,嘴里喊着:

“杀人凶手……别过来!"

我把她放在床上躺好。

“嘘……没事了,这里是我家,我们很安全。”

她手上还紧紧握着那把水果刀。

我小心翼翼的握住她的手,把刀子取下。

也许是我的安慰起了作用。

她居然昏睡了过去。

“呼……”

我长舒一口气,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

刚刚我们实在太危险了!

差一点儿,我就和她肝脑涂地。

当我静下心来。

我脑海中又出现摔出阳台前,从汐雨眼中看到的画面。

那个大叔,在我们身后……

高举右手……

手中握着……

一把菜刀!

等一下,上楼梯时,他腰间别着的不是书。

是菜刀!是菜刀的形状!

想到这里,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再想起掉下阳台前,我的双脚明显是被他抬了起来,然后松开!!

我又想起了汐雨那句话:

“如果她还活着,为什么她没来?”

难道,难道那天晚上,汐雨直播所讲的恐怖故事,是真的?

是她的亲身经历?!

28.

第二天,等汐雨醒来后,我就陪她去报了警。

那位大叔想潜逃,但没跑掉。

警察在包子铺内,找到他妻子的某些“零件”。

证据确凿。

从那以后,汐雨就搬走了,那些邻居再也没见过她。

但我还是偶尔买上一碗螺蛳粉。

一闭上眼睛,我就会想到她。

然后就会回到她身边。

这“闪现”技能真的棒!

在我体贴的呵护下,汐雨再也没有拿刀子防着我了。

因为我已经变成她的保护神,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的生活起居。

我们准备今年领证,祝福我们吧!

——全文完——

扫码领取POS机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1243090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anlposji.com